投稿郵箱:cpa1956@126.com

您所在的位置:主頁>> 新聞頻道>> 閱讀>> 圖集

高鐵柱作品《沂蒙山:一個普通家庭檔案》

來源:中國攝影家協會網   作者:高鐵柱       責編:張雙雙   2020-12-15

查看大圖

臨沂市費縣,地處山東省蒙山腹地。明朝時,縣城土城墻改建成石頭城墻。城開四門,北門瞻蒙,南門映汶,西門仰圣,東門望沂。石頭城墻圍起的縣城,靠山帶水。

進了望沂門,路北有座年頭兒長久的四合院兒。高鐵柱的太爺爺、爺爺、父親都出生在這里。

清朝年間,太爺爺高奎元年少進私塾,讀了四書五經,成年后到費縣縣衙當差。民國年間,爺爺高俊德因為也讀過書有些文化,在縣政府謀了個叫糧房的差事,干些記賬的活兒。父親高玉祥生于1929年,在家排行第三。少年時代,父親兄弟姊妹七個都讀過書。在那個年代的費縣,都算是文化人了。

有國才有家。1939年,高家的祖宅,那座東門里的四合院兒,被日本侵略軍強行占領作了指揮部。高家被迫遷出城,在映汶門外文廟孝賢祠棲身。戰亂之間,一家人又逃難到鄉下投奔大姨奶奶家。

1942年,高家全家又回縣城老宅。父親高玉祥到西關小學再讀書。他的老師張青溪、文玉章、賈乃禮都是中共地下黨員。他們給了少年高玉祥為國為民的正義影響。這個小小年齡的男子漢也投身抗日。他經常接送地下黨交通員進出縣城,碰上日偽軍盤查,他機智應對,次次化險為夷。地下黨的同志開會,他就在站崗村外放哨,看似在玩,實際專注一心從未懈怠。1945年,投降前的日軍臨秋末晚越加瘋狂。西關小學駐進一個聯隊。三個共產黨員老師被捕,受盡酷刑,堅貞不屈。日軍拿不出確鑿證據,最后只好放人。

迫于艱難困苦,高玉祥又輟學了,去了連云港挑鹽。那時,高鐵柱的大伯高玉珠、二伯高玉成參加八路軍離開了家,叔叔姑姑們都還小,老奶奶和奶奶都是小腳。高玉祥一個十幾歲的孩子挑起了生活的重擔,幫著爺爺養活一家,原本稚嫩的肩膀磨出厚硬的老繭。

還是孩子的時候就投身抗日斗爭的高玉祥,1947年孟良崮戰役送軍糧,1948年參加了民兵,任費縣城關區民兵中隊長,還兼著團結街共青團支部書記。在那段激情燃燒、天翻地覆的歲月,他還曾組織民兵參加淮海戰役支前,2019年國慶節榮獲建國70周年紀念章。

解放初,高玉祥進了臨沂干部學校,培訓后分配回家鄉費縣工作。1955年,高玉祥結婚了。新娘比丈夫小七歲,叫范學英,也就是后來的高鐵柱兄弟姊妹的母親。母親結婚前好讀書,讀得好,是個鄉鄰公認的小文化人兒,結婚后操持家務忙生計,沒時間讀書了,但干活兒和讀書一樣認真。母親就是這么個人,干啥都得干得像樣。

父母結婚后第二年,費縣成立了水利局。父親到局里干會計。干了兩年,就下放回到團結街務農。干農活兒累。越累,高玉祥越下功夫學農業技術,時間不長就成為農業技術員。

父親這次下放務農,一干就是二十年。

高鐵柱生于1967年,在兄弟姊妹中排行老五,有四個哥一個妹。文革時,家里孩子多,糧食不夠吃,在一個春夏之交青黃不接的時段,已經沒有可吃的食物了,父親準備帶著全家出去討生活。這個事情被父親的朋友張家友得知,讓大哥輟學去他們的工地干小工,每天干完活就結算工資。這區區1.25元錢,讓我們家躲過了要去討飯的日子。高鐵柱跟著二哥高慧、三哥高星每天下午放學后就去河邊挑沙往工地上賣。說是挑沙,只是對這行的習慣說法。沙子沉,孩子小,弄不動,只能裝半筐倆人抬。小哥兒仨就這么半筐半筐地抬著,日復一日,竟也吃飽了肚子,抬出了力氣,練壯了身板兒。

高鐵柱和他的四哥高海燕小時后從沒穿過新衣服。仨哥穿小了的,母親縫縫補補給他倆再穿。

高鐵柱記憶猶新,他拍第一張全家福穿的還是母親的褂子。

1978年,父親又調回縣水利局。1979年,大哥招工上班。不久,二哥、三哥也先后考上了技校。高家的日子一天天好了起來。

時光荏苒,到了九十年代初,高鐵柱哥五個已經都結婚了。大嫂柴霞、二嫂張家蘭、三嫂滕鳳妹、四嫂張繼英、高鐵柱的媳婦杜梅蘭,在娘家都排行老大,個個是干活兒的好手。高家的日子越過越紅火。這個過去的八口之家,現在已是三十多人。

中國人看重家里的老人。除了中華文化敬老孝老愛老的優良傳統之外,還有個人人認可的道理,那就是一個家庭和不和,家事興不興,老人特別重要。家人作事,老行少效;修養,上梁正下梁直。高玉祥范學英兩位老人,心地仁和,為人寬厚,干活勤勞,處事陽光,成就了這個普通家庭的優良家風。

高家,一個普通又不普通的家庭。

 

相關圖集

未满14周岁A片